• 2008-03-29

    如何释怀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aojiedodo-logs/17841240.html

    做人难得心怀豁然,放开尘世喧嚣,淡薄争名夺利,说起来容易而已。
    人终究是不得超然,不得虚怀若谷,不得仙风侠骨。
    不得的事情多了,总是自暴自弃,少不更事时还曾有过的那些梦想,渐渐被现实吞没,迷失方向像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    然而,却渐渐厌了。
    再早一些,被叮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书包里都是不知其终的辛苦和期盼,日子却是悠然自得,童真总是让人羡慕,那个时候没想过有天会为了温饱奔波劳碌,没想过自己终有一天要老去。
    逛超市的时候被拖去做面部护理,被告知已经到了认真护理的年纪,我想我是不以为然的。
    我以为我还是可以再放肆一些日子,让自己沉浸在尚未衰败的年纪,也算是未雨绸缪的凭吊。
    想起来却有淡淡的可悲。
    身边不乏有坚强勇敢的女子,我却不是,我只是学会了如何佯装得很勇敢而已,从很多年前,便以如此。
    总是看起来像的,至少在别人眼中,我可以很坚韧。
    很多年前还没有想过生命里会出现另一个什么人,更无法预知他会带给我什么。
    更加不会想到,那个人毫无预警地闯进来,然后毫无留恋地离去,留下深刻烙印的疼痛。
    10年的时间不长不短,刚刚好让我经历一场惊人完整的轮回浩劫。
    过于清晰的脚步声,终于变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,我想我还是不够决绝,不然就不会到现在还会流泪。
    我想我还是不够果断,不然就不会时至今日依然历历在目,那些过往,随心思一同灰飞烟灭多好,那样起码就可以继续佯装下去。
    那个时候我一定没想到,有一天会习惯在温润的阳光里蜷缩成寂寞的姿势。
    彼岸是没有的,我一早便知道,却固执地将它写在我每一篇作品里。
    说什么彼岸无涯,说什么花开叶落两不相生,说什么湖水冰冷无力涉足。
    梦话说得多了,便活在梦里。
    哪怕早知注定了只能是梦魇,执着得毫无道理。
    心无所依,白天的时候还在和朋友谈论一位好友,说该让她找个伴侣,一个人总是不好。
    忘了看看自己,家人催促的时候只能笑着搪塞,我是不需要的,不需要另一个骗局。
    那么多的伤害,那么多的欺骗,如何释怀。
    我做不到。
    无论多久我都以为,付出是会有回报的,做人贵在问心无愧。
    过客浮云,那么多人来了又离开,原来我还是害怕寂寞的,害怕有人轻松笑着对我说再见,害怕多年未见往昔情谊烟消云散。
    我想,多年以前,我还不知道独自一人的可怖。
    人却总是无法控制自己,无法不难过,无法不恐惧。
    不喜欢写悲剧,因为无法排解。
    很少看电影,只在特殊的时候选择着看,阴郁的时候看喜剧,生硬地缓和情绪,空茫的时候看恐怖片,激烈地刺激神经,却从来不看爱情片,因为上演的只有苍白矫情的桥段。
    就好像这世界教会我的,化解不开的哀伤也是一种幸运,至少它让我明白什么是无所求。
    人生在世,选择什么都不是错的。
    我们都只是在艰涩地寻找自己的位置,终其一生的纠缠,不过也是过眼云烟。
   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带着这矫情空虚的悲哀,也许便可释怀。
    也许那个时候,我就能不再伤春悲秋,不再执着过往。
    到那个时候,我一定会很快乐。
    好像很多年前那样……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