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6-03

    伤春悲秋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aojiedodo-logs/22146690.html

    人世几回伤往事

    山形依旧枕寒流

    从今四海为家日

    故垒萧萧芦荻秋

     

    夏天对我来说依旧是最适合伤春悲秋的季节。

    尤其是这样疲累的午夜,最适合回忆。

    我却是不愿意回忆的,回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,是如何带着纯真的笑,闯进一场注定醒不来的噩梦。

    那个时候却是决然一无反顾的,那个时候我还很勇敢,很骄傲,不像现在。

    活着其实很无谓,终究是落魄的生命,终究是困顿潦倒。

    我终于还舍弃了,舍弃了一个本来可以很安逸的未来。

    只为了不让自己后悔,于是换来更多艰辛,长期被抑郁症与神经衰弱折磨,忍受肠绞痛,偏头痛,低血压,和愈发严重的颈椎病。

    我想我不会活得很长久,每晚的梦魇已经使我感到厌烦,从惊惧到无望的嘶喊,什么都无法使我醒来,就像那场赤裸裸的玩弄一样,我总是没权利决定该在什么时候停下来。

    因此若是无梦我便想睡得更长久一些,维持着空白的朦胧才不会感到绝望,也许有一天我会就这样睡过去,再也不要醒来。

    我想我是后悔过的,为我曾经鲁莽的英勇和孤傲,现实却是永远无法允许异端的存在。

    人想要活下来确实是要低头的,无论你是不是做好了准备。

    我竟然单纯地以为你会回头看看我,我竟然幼稚地以为你只要看看我就会了解我。

    我竟然自负地以为我真的爱你。

    现实果然不是小说。

    现实是,你只会看着自己,我也只学会了自私的爱。

    于是我变成了一个只有能力在笔下描绘完美幻境的废物,而你,还是那个只会往前看的,正常人。

    何尝不是宿命呢?何尝不是轮回呢?

    上辈子我遇到的原来不是你,命运只动了动手指,开了个小小的玩笑,我便栽了。

    多傻。

    齿轮交替,等待的,也许只是下一场梦魇结束时那一头新鲜的冷汗。

    名剑俱坏,英雄安在,繁华几度相交代。

    想兴衰,苦为怀,东家方起西家败。

    事态有如云变改。

    成,也是天地哀。

    败,也是天地哀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