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5-23

    相忘于江湖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aojiedodo-logs/5489195.html

    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与其誉尧而非桀也,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自《庄子·大宗师》

     

        最近看到这段文字,在道家书籍上,衡量很久,分不清心里隐隐的疼痛为何,因此作罢。

        作罢是因为不想敷衍了这句话的深意,老子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天地之始;有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徼。此两者,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。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,说:“此亦一是非,彼亦一是非”,说“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。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故不可得而亲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贵,不可得而贱。故为天下贵。”,说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人之所恶,唯孤、寡、不谷,而王公以为称。故物或损之而益,或益之而损。人之所教,我亦教之。强梁者不得其死,吾将以为教父。”,说“反者道之动;弱者道之用。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”

        有即是无。动即是静。

        因为年轻而充满妄动,因此总是尖锐的,尖锐的东西最先划破外物,也最先折断。

        伤害是源于被伤害,因此开始信奉随缘而至。

        就像帝王说的,合则聚,不合则散。

        不知是什么时候从一个新人变成旧人的,从扭扭捏捏在别人文下留言,到变成别人口中的“大人”;从勤奋的每日一更,到现在的偶尔月更;从热热闹闹的开辟新天新地,到渐渐冷却淡出,不是我开始懈怠,而是我们曾经的辉煌已经渐渐变成过眼烟云,看着现在的新人活跃在我们曾经欢呼雀跃的舞台上,想起那句“相忘于江湖”。

        其实顺其自然就好,就像我曾经说过的,就算我有一天从这个舞台消失,也依然有那些璀璨的过往可以回忆。这样也就足够了。

        甜甜总是舍不得这个家一样的地方,想像从前那样开辟新的领域,然而一切都是惘然,我们都应该知道的。

        快乐总是不能长久,这也算是定数。宿命一般。

        庄子说:“死生,命也;其有夜旦之常,天也。人之有所不得与,皆物之情也 。”

      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就像我永远不会知道什么人会突然出现,好像一场无法预知的噩梦。

      当然,无法预知的也有可能是美梦。

      不变就是变,所以变即为不变。

      这样说,你可以明白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离开的朋友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